カテゴリ:[UNREAL] 虛構( 13 )

灰白黑- 第一章。樂樂的故事。

第一章:樂樂的故事。

又是春雨綿綿的時節,灰撲撲的天空,開始溼熱的天氣,街道上車聲喧嚷,行人撐著一把把花樣顏色各異的傘,來去匆匆。原本就擁擠的台北街頭,也因此顯得更擁擠了。

沒帶傘的人其實也不少,隨處可見一身狼狽的人低著頭趕路,不過像簡樂樂這樣大包小包、全身溼透、穿著高跟鞋奔跑的人還真是少見,路上不時有人對她投注異樣的眼光。

簡樂樂穿著及膝五分褲,腳上踩著高跟涼鞋,在人群中迅速穿梭,漂亮的捲髮黏在臉頰上,臉上的妝已經被洗得差不多了。其實她不是沒有帶傘,只是根本騰不出手來撐傘。在台北街頭要淋濕是很好避免的,大多數的人屋簷底下一穿、地下道一鑽,加上捷運公車之便利,要像她那樣狼狽也很難啊!只不過這次會場選在一個新開發的商業區,四周沒有店家的屋簷可以擋雨,只有一大排還沒長好的樹,而且她已經在這樣的天氣裡,在這條街上,來來去去不下五次了。

More
[PR]
by jyeh | 2010-02-04 18:09 | [UNREAL] 虛構

=預告= 灰白黑~ 三種顏色的故事,三種顏色的心情

新連載!

這跟之前的四個女人的故事很像啊...那個故事還沒有寫完,就又開始了新的故事= =

PRELUDE:



黑色的女人是狂熱的,冷靜自持的她其實有很多說不出口的情緒。表面上的無所謂是一種偽裝,保護的到底是內在的驕傲或脆弱,她自己也不很清楚。或許那不是一種武裝,而是缺乏表達的基因、不是沒有溫度,只是沒有負責管理的神經。天生傲骨也罷,自卑導致的自傲也好,世人在她看來都太平庸。或許是她不屑降低姿態,也或許是沒有人懂得她的堅持,知己難求,她也落得輕鬆自在。雖然從不寂寞,卻偶爾會感到孤單,偶爾會覺得孤高的生活有點辛苦;寂寥只是一閃而過,卻總是痛得很尖銳。即便如此她也不想改變,也不懂改變,辛苦總強過隨波逐流。

灰色的女人是可愛的,總是全力以赴笑容滿面的過著每一分秒。緊張的氣氛總是讓她不知所措,所以她無時無刻的想要一切圓融。很多人說她沒有個性,她只是顧慮的太多,對自己相對要求也多,有再多的煩惱也得打起精神撐起笑容,生活總是很累。夜深人靜之時,她會不安的檢討自己的生活,雖然總是處處顧慮著他人,卻很少得到認同,雖然總是盡心盡力,可是身邊真正關心她的人也寥寥無幾。或許是因為這些體貼細心只是一種自私的表現。要避免衝動尷尬,自然就得格外小心翼翼,她小心的其實是自己的處境。即使精疲力竭,每天早上她還是揚起嘴角出門。

白色的女人是快樂的,溫柔親切的她自在隨興愜意。身邊的人喜歡靠近她,汲取她悠閒安穩的氣質。她有時會感到疑惑,為什麼周遭的人總是愁眉深鎖?生活不就該隨心所欲?對她好的人很多,可是她其實常常暗自覺得麻煩,人的情緒太複雜,如果要避免煩心事擾亂生活,最好不要跟人太有牽扯,獨善其身最輕鬆。或許這樣的她很無情,可是這種生活方式很安全,不需要刻意設防也不擔心受傷害。她的笑容總是真心,即使不是對你;她的聲音總是溫暖,即使漫不經心;她的眼神清澈無瑕,卻映不出她的心底。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對她來說是一幅幅美麗的風景。


這是我心中對三種顏色的看法,你們覺得呢?

(新的合作方式,新的連載方法,小說第一章已經上刊,後續敬請期待!)
[PR]
by jyeh | 2010-02-04 17:56 | [UNREAL] 虛構

=四個女人的故事=其二、酒意尚濃

那通電話打來的時候,淑惠跟一群朋友在Pub裡面,是某個人的生日。

十多個人在海產店吃吃喝喝幹掉幾打台啤尚覺不足,淑惠馬上打電話給相熟的酒店公關、訂了包廂,一群人又鬧哄哄的往夜店去;裡面有好幾個她沒見過的人,其實連壽星都只說過幾次話而已,不過她一向喜歡熱鬧,到了場子馬上用自己的名字開了幾瓶酒,叫了些下酒菜,只求盡興。到了她這個年紀,這般一大夥人一起胡鬧的機會也不太多了,當慣了大姊頭的角色,也習慣出門都是她付帳;多花點錢也沒什麼,反正她負擔得起。

手機響的時候,她應該是聽不到的,人聲、音樂聲,沒有理由她會注意到。可是就是這麼湊巧,她正好拿起手機要看時間,電話就在這一瞬間響起。

"無法顯示號碼"

誰呢?淑惠不甚在意,反正她常會接到莫名奇妙的人、莫名奇妙地弄到她的號碼,然後打電話給她。只是這次她不知怎地,遲遲不敢接起,只是盯著閃著橘色冷光的螢幕直到對方掛掉為止,然後,服務中心傳來簡訊告知有語音留言。也許是這幾天工作有點累,也許是今天鬧得有點瘋狂,這一瞬間她突然感到疲於應付這些來來去去的朋友的朋友、或者是對她別有企圖的某些人,不知道這次又是誰認識的人想拜託她幫忙什麼事情、還是哪個有一面之緣的男人自以為是的以為她對他放電了。

基於禮貌、個性、習慣,她總是盡其所能的幫忙別人;從誰的誰到台北來了,需要機場接送、住宿安排、順便還欠缺一個專業導遊,到某個公司某個產品的推廣提案欠個聯繫人,都會被轉介到她的手上。外商公司的業務經理,個性豪爽、交遊廣闊,懂得吃喝玩樂,酒量驚人,交際應酬從來難不倒她,淑惠屬於世人口中的女強人類型。三十多歲了仍小姑獨處,連固定交往的對象都沒有,親戚同事背地裡都說她強勢的個性只會嚇跑男人而已。"那麼八面玲瓏長袖善舞,是男人都不會安心啊!""像她那樣的女強人,都跟武則天一樣,只想篆養一整個後宮,哪肯跟某個人訂下來。"這些都是某次經過茶水間時,她親耳聽見的。

More
[PR]
by jyeh | 2006-05-07 19:57 | [UNREAL] 虛構

=四個女人的故事=其一、她和他和她的男孩

她突然間想起他的臉,他與另一個她在床上翻滾的樣子,然後一股無法遏止的暈眩就這麼襲來,她站在櫃檯後面,緊緊抓住桌子的邊緣,胃在翻滾,空白了幾秒,接著強迫自己重新回到工作上,卻沒有辦法克制的那股噁心的感覺,於是衝到洗手間狂嘔起來。

b0016196_11262.jpg


More
[PR]
by jyeh | 2006-03-04 17:03 | [UNREAL] 虛構

=小小說= 味道

b0016196_15101260.jpg


<全文>
[PR]
by jyeh | 2005-12-08 19:11 | [UNREAL] 虛構

=小小說= 然後呢?

他走的時候只留下了滿室的煙味,開了一整天的門窗也揮散不去,她於是打包了些簡單的行李,打算上朋友家住個幾天。

小米的房間不小,不過因為最近手頭緊,找了個室友。在電話中,她聽著小米抱怨室友生活習慣糟糕,作息又與她格格不入,分擔水電費也總是不乾脆,還老是抱著電話不放......她耐著性子安慰小米,說同住一室本來就是不方便啦,試著溝通看看先,說不定其實沒有那麼嚴重啊。花了半個小時,掛了電話,她想想小米一向就是個很講究小細節的人,即使只住個兩三天可能都不太好,於是她決定打電話給安安。

安安的聲音總是很有活力,電話才剛接通就聽到那頭傳來安安的笑聲。她小心的問安安方不方便說話,是不是在忙?安安又是一陣爆笑後說在看電視,不過沒關係,有事儘管說。她不知道怎麼解釋目前的狀況,支吾了半天只說跟男朋友分手了,那頭卻又是一陣笑聲。她錯愣了一會兒才聽到安安道歉問她剛才說了什麼,還解釋了電視上撥的電影是如何的有趣,她只好應付了幾句草草的收了線。她嘆了口氣,翻查了手機的電話本,最後只能打給雅珍。

電話那頭的雅珍聲音慵懶,嘈雜的背景讓她有點不安,雅珍說她不方便講話,現在人在夜店裡,而且自己有些喝醉了。聽雅珍的聲音她正在抽著煙,一吸一吐透過通話筒的放大很清楚,這樣的聲音她曾經是很熟悉的﹔他總是這樣一邊叼著煙一邊跟她說話。她心想不知道雅珍會不會在家裡抽煙?問雅珍方不方便讓她待個兩三天,雅珍神經兮兮的一笑說自己已經幾百年沒回家了,鑰匙在哪兒都記不得了。

她掛上電話,發現自己身邊什麼人都沒有,悶悶地就要掉下淚來。

想起櫃子裡還有一箱他不要的東西,她從裡面找到一包煙,就這麼抽將起來。去他的煙味,去他的愛情,去他的友情。很多東西不是你需要就會出現,不是你要求就會得到,運氣不好的時候就讓它背到底吧,幹麻費盡心思爬起來呢?

她咳了幾下,淚水還是忍不住落下。
[PR]
by jyeh | 2005-08-23 11:32 | [UNREAL] 虛構

四個女人的故事--序曲

冰箱的外面微溫,心裡面卻是永遠的恆溫,攝氏四度以下,沒有熱情卻長久新鮮... 牛奶兩個星期,肉品四天,可是蔬菜都會萎頓下來,失去水分而活力不再;冰箱裡的氣味複雜,放了什麼都會被裡面的空氣仔細的吸收,新鮮的東西一存進去也很容易沾染了旁的氣味;冰庫中的東西是他的回憶,不論酸鹹甜辣都蒙著白霜,都是看不出形狀,時間一久連裡面放了什麼都東西都不記得,只知道角落裡一定躺著什麼,否則為何總是這麼滿,總是結滿霜,偶爾想要整理才發現堅冰已經滿佈......

烤箱不一定是亞洲廚房的必備,可卻是歐美國家不可缺少的器材,再冰再涼的東西只要有時間都可以溫暖起來,餘溫殺傷力驚人而保溫效果佳,只是耗電量也不少,而且東西烘烤時間溫度都需要仔細算計,時間不足溫度太高容易外焦內生,烤久了即使低溫也會脫水﹔烤箱用的時候很方便,不過清洗起來卻不太容易,很多人會忽略掉她需要的關懷,而把她的存在當成再自然也不過的現象,耐用耐磨的她也只能默默等待對的主人,有著好的廚藝懂得善用她,又細心的知道污漬不能日月累積.......

Kettle的瞬間耗電量驚人,燒一千七百cc的水只需要一分鐘,接了電按了鈕,便開始沸騰;喜歡的話可以一直燒水,用來泡茶泡咖啡泡杯麵都合適,那樣的熱誠和廣泛總是誰也及不上,看著他興致沖沖的訴說最近的熱衷,總是讓很多人覺得自己怎麼沒有這等瘋狂的愛上什麼過呢!可惜Kettle是不能保溫的,隨著四週溫度的高低決定了他降溫的速度,不過總是放個半天水就可以入喉了;偏偏不喜歡白開水的人很多,熱水可以使用,涼水只好倒掉.......

保溫瓶的外表堅固觸手冰涼,價格可高可低,而且人人買得起﹔有的人喜歡她外表的可愛或是優雅,有的人看中她好用又實在﹔雖然容量不大,裡面的液體卻可冷可熱,她則一心一意的用自己的心保住懷中的溫度,冬夜裡的熱茶總是那樣溫暖,而炎日下的冰水更是貼心。不懂得珍惜的人會將她摔的表面滿是傷痕,卻阻止不了她心中想被填滿的願望.......




b0016196_20252252.gif=四個女人的故事=其一、她和他和她的男孩

b0016196_20252252.gif=四個女人的故事=其二、酒意尚濃


b0016196_12292214.gif四個女人的故事LATTE版:其一、冰箱

b0016196_12292214.gif四個女人的故事LATTE版:其二、收銀機
b0016196_1344594.gif
[PR]
by jyeh | 2005-03-22 20:06 | [UNREAL] 虛構

嘉年華 [其一]

米亞手上拿著特地從威尼斯訂購的精巧琺瑯面具,腳上踩著LV最新款式的香檳色緞面滾蕾絲邊圓頭高跟鞋,身上穿著一件訂作的白色薄紗晚裝,特意剪裁成不對稱的裙擺左側露出一節勻稱的大腿和其下穠纖合度的小腿﹔微捲的長髮隨意挽了起來,自己DIY的水鑽髮夾別在右側,為了今晚還用熱融膠接上了一塊混紡了金絲的面紗,在左邊的髮際用黑色髮夾固定住。幾近透明的面紗遮掩不了那精心雕琢的臉,從左眼側一路蔓延到胸口的晶鑽彩繪紅得惹眼,右上臂還圈著一個金色的臂環,一隻蛇昂首吐信的模樣。

她一進場就成功奪得的眾人的注目,主人李竫平迎上前含笑地給了米亞一個禮貌性的擁抱,她也不忘報以一個甜美的淺笑,順手遞上一份包裝精美禮物。

今天是李竫平三十五歲的生日,他在自己山上別墅附近的河畔舉辦了一個化裝舞會,草地上很費勁的鋪了好幾塊很大的強化玻璃,上面再搭了個帳棚,他也請來外燴和DJ,還不忘在四週放了好幾個室外用暖爐﹔米亞為了挑選禮物也費了不少心思,李竫平在她臉上輕吻了一下表示謝意,順手將禮物擺在靠近入口的一張長桌上,桌子上面已經堆了不少大小形狀不一的禮物。米亞有點失望,卻依舊掛著嫵媚的笑容四處跟認識的人打招呼。

在賓客差不多來齊了之後,李竫平拿起麥克風簡短地發表了一段壽星感言之類的東西,一向幽默的他引得全場笑聲不斷,語罷他向DJ點了點頭,音樂就開始了。起初只是點綴性的背景,在桌上的餐點慢慢的被消耗完之後,音樂就漸漸大聲起來,舞池也開始有人隨著音樂起舞。她在吧台要了一杯果汁坐下,看著李竫平在人群中四處遊走。她算不上他的女朋友,充其量不過是”好朋友”,認識了十五年的好朋友﹔她從上了大學開始一直是他出席重要場合的女伴,她很懂得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也有讓人驚豔的外貌,不過一直都只是他手臂上的裝飾品。這是她一向的角色,讓李竫平在出席各式各樣的場合都很有面子,花名在外的他卻從來沒有承認過米亞是他的女朋友。他目前的女朋友是沁芳,一個外商公司的公關經理。

李竫平現在就摟著沁芳的腰,跟某歐式自助餐連鎖的小開坐在一張圓桌旁聊天。米亞懊惱的想,他真的是不需要她的,可是她依舊挺著腰背優雅的坐在高腳椅上,臉上不忘帶著淺笑,心裡面不斷思考兩人的關係究竟是什麼,或許她的優雅得體是他縱橫商場的好幫手,不過並不代表她的特質是無可取代的啊!每個人都道她真單純只是李竫平的好朋友,她則被這樣曖昧的關係折磨了好久。

米亞將杯子輕輕放下,走入舞池將自己的情緒放縱在音樂當中。她在李竫平身邊奇異的定位讓她總是在眾人面前,在他面前,克制自己的情緒,她其實不是內斂的人,隨著節奏瘋狂搖擺可以讓她暫時的不去思考任何事情,只是她自己。總有人說她跳舞的動作很狂野灑脫,不若她一貫的絕美姿態,倒不如說只有跳舞的時候才是她自己。

她隨著音樂扭動著腰肢,閉著眼享受這種獨屬於她自己的自由,沒有發現被沁芳拉入舞池的李竫平不時投注的目光。

突然有人摟住米亞的腰,貼在她的後背,不悅的她忍住怒氣輕巧的轉身,用手抵著對方的胸口拉開一點距離。她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會對有所意圖的男人扯出笑容後離開舞池,不失禮又不會壞了她的形象,即便每每都壞了她的心情。這回她一轉身卻笑開了,用力抱了對方一下。

”小旭你什麼時候回來啦!”米亞開心地大叫,一反她一貫的角色。何旭是李竫平的大學同學,也是她的好朋友,移民加拿大四年多了。何旭對她的疼愛與了解讓她總是可以很輕鬆的當回自己,不用修飾情緒收拾感情。

何旭拉著她到吧台邊要坐下,她卻反而脫下高跟鞋,順手扯掉面紗,拉著他往外面走。”好久不見了,我們去散步。”

兩人爬上河堤,往幾百公尺外的小橋上走去。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小旭?”她拎著手上的新鞋,笑嘻嘻地望著何旭。

”阿平一給我發帖子就飛回來了﹔妳呢?最近過的如何?”何旭本來習慣性地想摸摸她的頭,卻發現她精美的打扮讓他無從下手。

”老樣子啊,還不就每天上班下班的﹔”夜裡的溫度頗低,不過剛才用力的跳舞讓她渾身發熱,這樣的涼意正好舒服。”跟李大哥打過招呼了嗎?”

”剛下飛機就是他來接我的,我睡了一下才出來看看。”何旭看看四年不見的米亞,也都三十了吧。遲疑了一下,忍不住問道:”妳......有男朋友了嗎?”

她不答話。

今晚沒有月光星光,空氣裡微微瀰漫著酒氣,她還可以稍微聽到河岸邊傳來的音樂聲和喧鬧聲﹔低音貝斯強力的震動還在耳邊跳動,她手腳上露出來的肌膚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種節奏,她掂起腳尖,右腳一抬,輕巧的轉了個圈,手臂在空氣中自由延伸,劃了一個圓。何旭嘆了口氣:

”你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也不是小孩子了。”

米亞一怔,何旭從來也沒有對她跟李竫平的關係發表過任何言論,這還是第一次。她呆了一下,決定又轉了個圈,還帶了一個姿勢優美的跳躍,拉開了和何旭之間的距離,順便將手上拿著的面具投入水中。

從橋上遠遠望過去,舉辦派對的地點妝點的真的很美,四周用蠟燭和火炬圍邊,中間的帳棚用輕柔得可以透光鵝黃色的紗布搭起,上面用金絲點綴出來的星星在週圍的火光中閃爍著﹔帳棚的四邊掛著的是深綠色的紗,將其固定在柱子上用的金紅色的繩索垂在一旁,讓紗墜下,隨風搖曳。嘉年華一樣的華美。參與者身上鮮豔的色彩即便在這樣沒有星月光輝的夜裡都閃亮的刺眼,每個人臉上的面具或面紗都是無比的艷麗花俏,在她看起來卻是一樣的沒有表情。

他們站在莫約有五分鐘步行距離的橋上凝視帳棚裡搖晃的人影,拉丁舞曲的熱情洋溢在一定的距離外就會變調,從這樣的角度這樣的距離看不清楚人的臉孔。李竫平辦的派對一向很成功,總是花招不斷,總是讓人眼花撩亂,而這裡的人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可以狂歡的機會,而他從不重複的創意也讓每個人充分的享受著各式各樣繁複的奢糜。

她則是不錯過任何一個可以盛裝打扮的機會,讓自己在他的身邊美麗;她從來不將面具摘下,生活是就是一場永無止盡的嘉年華會。

”小亞......”何旭才開口,她就打斷他的話頭: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可是我就是喜歡李大哥,喜歡上了,所以沒有辦法﹔這已經不是年少無知的迷戀,像你說的,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三十歲,都開始老了。

何旭嘆了口氣:”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活得自在些。”

她靜靜地看著在火光在水面的倒影,過了很久才說:”我也是啊。”聲音帶著點苦澀和無奈,卻是那樣的平靜。

何旭像以前那樣,靠近她給了她一個擁抱。

她抬頭看入何旭的眼睛,意有所指的說:”何大哥,對不起。”

何旭別開了眼,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就不再出聲。

b0016196_21146100.jpg


寫在後面

作夢會讓你掉眼淚嗎?我其實很經常醒來的時候臉上濕濕的,像我這麼一個熱愛喜劇的人卻總是作會讓人心酸的夢。不是悲劇,只是愛情裡附帶的一種擒住心臟的感覺會讓人痛的忍不住落淚,這種感覺我在現實生活中還沒有體會過(除了看電影看書之外)。

這個也是在夢中成型的故事在我腦中其實精采很多很多,可是愈清醒就愈寫不出那種感覺,能力有限,劇情也愈走愈偏,所以不倫不類的成了某種hybrid,收尾潦草,私以為憾。

這個故事斷斷續續寫了好幾個月了,本來的故事不是這樣的,今天晚上卻很有感覺,所以把原來的情節改了,如果我沒有失去興趣的話,之後也想把故事用李竫平還有何旭的角度寫看看。不過以大家對我的了解就知道,我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真的寫出來,而寫不寫得好在睡了一覺心情轉變之後又是大打折扣了。今晚,套句我初中很喜歡說的一句話:我的天才正在燃燒。火焰燃燒的時候是勢不可擋的,今天多少有那樣的感覺,整個結構都想好了﹔可是火總是會熄的,不管我趁著有情緒寫了多少的筆記,明天再看一定什麼想法也沒有了,這是很可惜的。只是我已經耗了六個小時在這篇小說上,能壓榨的都給自己榨乾了﹔柴都給燒完了。

我很少寫小說,都是在腦子裡胡思亂想的多,因為懶得刻意經營;我的筆記本裡面有很多很多很棒的故事,不過如果沒有馬上動手寫,通常都是沒有後來的。牡羊座的童話想法加上上升雙魚的浪漫,我是非常喜歡言情小說的人,所以我的故事也都是以很簡單的愛情為主,一來我是個頭腦膚淺簡單的人,想不出太奧妙的東西,二來我看的書還嫌少了一點,不足以讓我寫出更深刻的文章﹔最後當然是文筆的粗劣,每次給榨乾的都是墨水,再好的情節在腦海裡,我也沒有辦法好好的用自己滿意的語句將其具像化。

找了好久才找到合適的圖,本來想找夜色,很多很美的圖,卻總沒有感覺對的﹔後來只好找人魚,因為我覺得米亞就是拿聲音換人腿的人魚,從來也不後悔,只是偶爾望向映著月色的海面時,會有一絲惆悵。
b0016196_1344594.gif
[PR]
by jyeh | 2005-01-11 00:34 | [UNREAL] 虛構

[]

”不說話不代表不關心不在意啊......”她微側著的臉支在右手上,眼瞼低垂。

”怎麼會呢,你很喜歡說話啊。”

他手裡捧著一杯牛奶,靜靜的坐在她身旁聽她說話。兩個人坐在麥當勞對著街道的一排高腳椅上,她的面前滿滿的一盤食物,只剩下薯條還沒有吃完,左手還不停的用薯條擺弄著所於不多的蕃茄醬,似乎隨時準備將它塞進嘴裡﹔他則只有手上的熱牛奶,坐到現在也已經變的微涼。

她瞪了他一眼。”我是說,我就不擅長寫信啦,傳簡訊啦這類的東西嘛,而且有什麼話見了面自然就可以聊啦,你不覺得動不動的噓寒問暖很娘嗎?而且好虛偽喔!”

”怎麼了怎麼了?我知道啊,所以我從來也不覺得你不關心我啊。”他眼睛望著窗外一群踩著高跟鞋走過的迷你裙辣妹,手還不忘拍拍她的頭以示安慰。

她專心的看著眼前的番茄醬,嘟著嘴又說:”不是啦!是小琪啦!小琪說我重色輕友,發簡訊我也不回,email也不知道有沒有在收,過年過節的也不跟她打個電話,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就不管好朋友了﹔”她頓了頓,又說:”可是啊,我本來就不會注意這種小事情啦!以前高中的時候也還不就是這樣。”

”小琪?誰啊?”

”欸!你很糟糕耶!就我高中同學啊!高高瘦瘦的,臉色很蒼白的那個啊,你們還有見過面耶!”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又瞪了他一眼。

”唉!喔!你說是那個叫Angie的女生嗎?”他揉了揉自己的肩頭,有點痛苦的回答,心想,她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力氣很大嗎?

她歪著頭想了想,”嗯,對啦,她現在比較喜歡人家叫她英文名字吧。”

”你跟她也沒有特別好啊,那麼在意她說什麼幹嘛?”

”就覺得有點難過啊,因為又不在一個學校上課,本來就很少有交集了,我又不是那種很細心的女生。我只是懶了一點,也不表示我沒有把朋友放在心上,我也常常會想到她們啊。”她把盤子往旁邊一推,順勢趴下。

他本來想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改口說道:”你不要動不動就在公共場合趴下啦,而且外面的桌子那麼多人用過,也不知道有沒有擦乾淨。”她無動於衷,枕在手臂上的臉露出了一隻眼,那隻大眼無辜的望著他。他嘆了口氣,接著說:”如果你在意一個人就要記得適時說出來啊,你不表示人家不會知道的﹔偶爾問候一下別人,別人也會覺得很溫暖啊。”

”唉喲~”她頗不耐煩地將臉整個埋進手臂圈起來的範圍。”我就不會嘛!很多時候我心裡面有想到,可是說要去做就覺得很彆扭,這種場面話我不會說,況且說了也不表示就是真心的。”

”好啦,”他拍拍她的頭。”我了解,所以我才喜歡你啊!”

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一下,有簡訊。他打開一看,上面寫著:我也想你,打工上課要專心喔!晚上見。

他微微笑了一下。

她問道:”誰啊?”

他站起身來,按了刪除,將手機收到口袋裡。”是小馬,約我晚上去打撞球。”他輕撫著她的背。”走吧!別想了,我們去看電影吧。”
b0016196_1344594.gif
[PR]
by jyeh | 2005-01-09 12:22 | [UNREAL] 虛構

潘朵拉之盒

他與她兩人並肩坐在海邊的堤防上,西下的夕陽融在海面上,鋪陳出一條亮澄澄的通道。他手上的煙已經點了不知道第幾次,兩人的腳邊散落了一地菸蒂﹔她的短髮被風吹的凌亂不堪,髮絲打在臉上又刺又癢,她只好用手不停的去撥。

她陪他坐在這裡少說也有三個小時了吧!被夏日午後的陽光給曬得臉頰和手臂都紅了,讓風中夾帶的沙子一刮就痛,還得連帶著受二手菸的襲擊﹔蚊子躲過烈陽,已經成群結隊的在一旁虎視眈眈了。她苦惱地用雙手將頭髮固定住,雙眼定在逐漸變大的浪上。

聽說他最近過得很不好,失蹤了好一陣子,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都不太清楚。她也蠻擔心他的,所以他一跟她連絡,她立刻就出來了,於是一耗就是一個下午,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她一向不是個有耐心的人,可是在他身邊就變得溫順無比﹔她知道多情的他在每次傷痛後都會到她身邊尋求慰藉,也知道自己永遠都只能是那個無話不談的好兄弟,讓他可以充完電後再次出發。

在他又點上一根菸的同時,她忍不住伸手奪過深吸了一口,又狠狠的咳了出來。他呆呆的看了她一眼,自己又點了一根。

”你知麼?抽煙是慢性自殺耶。”她邊咳邊說,跟著又吸了一口,忍住咳嗽的本能有模有樣的緩緩將煙吐出。

他看也不看的就伸手把煙從她手裡搶過,丟在腳邊的沙上。她不滿的皺了皺鼻子,將臉靠在膝蓋上,怔怔地望著前方的夕陽。

又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開口了:

”你知道潘朵拉的盒子嗎?”

”嗯。”

”潘朵拉打開了禁忌的盒子,放出了貪婪,虛妄,浮華,自私,暴虐等等各式各樣的罪惡,卻在一急之下將盒底的希望給關住了。”

”嗯。”

”所以這個世界是沒有希望的,希望是不存在的,因為潘朵拉這個笨女人的關係。”

她側過頭看他,又是那樣愚蠢的表情。每次結束一段感情後的呆滯神情。她真的不懂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喜歡他,又縱容他在自己的心上一再又一再劃下深深淺淺的傷痕﹔她更不懂的是為什麼自己說不出口,又離不開他,不像自己一貫的果決。在他身邊她沒有辦法當她自己。

她看著他只在自己面前露出的傻瓜表情,臉上寫著的都是失戀的痛苦。為什麼自己會喜歡這種笨蛋?為什麼自己是這樣的笨蛋?她第一千零一次的湧起大叫的衝動,多想甩他一巴掌罵他一聲笨蛋後說出自己的心情啊!難怪他一直被甩,連她這麼表於外的情感都視而不見了,更不用說他身邊一個又一個嬌嬌女們的心情﹔真是個虛有其表的大木頭,活該!

她也活該。

她怯懦的吞下自己已經滿溢到喉間的心,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沙,脫下鞋襪放在一旁,縱身一躍到了沙灘上。西海岸的沙不是金黃色貝殼沙,而是灰灰暗暗的,像建築工地裡常見的那種沙子,她一鼓作氣的跑進海中游起泳來,他則視若無睹的繼續抽著煙。

發洩夠了,她回到岸邊,甩了甩沾滿海水和沙子的頭髮,緩緩地走向堤防,她手腳俐落的爬回頂端,重新回到他的身邊。她彎下腰來在他肩頭很麻吉式的拍了兩下:”等下有空到我那裡吃晚飯吧,下次再去聯誼,我來安排。”接著她拎起鞋子循著樓梯走到馬路邊,此時天色已經開始發紫,兩人頭上都是嗡嗡響個不停的蚊子大軍。

她開了腳踏車上的鎖,將鞋子綁在橫槓上,將腳架踢開,水還不停的從髮際往下流過臉頰。她牽著車子走了一小段路之後,頭也不回地大聲對他說:

”說不定潘朵拉的故事其實只是想告訴你,希望要靠自己去尋找,或許那個盒子就在你的腳邊而已啊。”說罷,她跨上車子走了;他恍惚的轉頭搜尋,卻只見到她遠去的背影。
[PR]
by JYeh | 2004-10-10 12:52 | [UNREAL] 虛構


有時候,靜靜的等待也是必須的


by JYeh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Thoughts]雜思、隨想
+Life, as it is+
[Notes]觀影、閱讀手札
+盒裝.心.情+
[UNREAL] 虛構
+碎嘴魚哇啦哇啦唸不停+
[Scrapebook]剪剪貼貼
+Mid9t Breakfast+
未分類

小夜的便條本

尋找可以讓自己感動的事物:

熱騰騰的白飯
漂亮的點心
溫暖的海風
任何人真心的笑容

朋友的小家裡


  • .星の祭 .

  • 蘋果菓子
  • 青いアルカディア



  • 聽小宇說話

  • 千千牽千千

  • 薇小娜生活童話哇啦啦!!

  • meiwheikoala的網路日誌

  • I'm here!

  • 靜儀的網誌

  • 所以,如果可能的話

  • ライフログ

    *現正閱讀*
    我的音樂箱

    以前の記事

    2010年 11月
    2010年 02月
    2010年 01月
    2009年 12月
    2009年 11月
    2009年 08月
    2009年 02月
    2009年 01月
    2008年 12月
    2008年 11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